系统发现您是从搜索关键字来到 中国皮革人才网!为了您更方便的访问 www.leatherhr.com,您可以 加入收藏夹 或保存为 桌面快捷方式

淘宝“追杀令”:网络售假者进了监狱仍被揪出来索赔127万元

冲锋号传媒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05-21  参与互动 | 免费发送到微信免费发送到微信
字号:|

“接到传票的时候,我吓了一跳,知道卖假货这事还没完。”在浙江省十里丰监狱二监区,穿着307编号深蓝色囚服,戴着黑框眼镜的杨某看着有些憔悴。

从4月初收到开庭传票,连日来,杨某过得并不舒坦。因为卖假冒品牌内存条,去年5月,他被判刑3年3个月,罚金50万元。他原以为这是最坏的结果,岂料服刑未满一年,被淘宝网告上法庭,100万元的索赔金额远远超过他的心理预期。

与杨某一样寝食难安的,还有上家李某某,他目前也在十里丰监狱服刑,在慌乱中接到了淘宝的“追杀令”,127万的索赔金额将他彻底“砸晕”。

近日,隔着监狱冷冰冰的铁窗,杭州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两起案件。

监狱里开庭??售假者连连悔罪提醒卖家要合法经营

十里丰监狱距离浙江衢州市区有20公里左右的路程。4月26日上午,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法官、书记员办完手续,第一时间赶到了监狱一监区,监狱会见室的一个房间成了庭审场所。

个头不高、穿标有“254”编号的深蓝色囚服的李某某随后被狱警带了进来。法官确认他的身份信息后,宣布开庭。

淘宝网诉售假卖家李某某案是在十里丰监狱一监区进行的。

原告的代理律师认为,被告的行为降低了公众对原告的良好评价,损害原告财产权益和商誉。因此,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损失127万元,并赔偿合理支出(律师费)1万元。无论从相关法律还是原告服务协议约定来看,不销售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商品,是被告的义务。

“我在这服刑,家庭早没有了收入来源,之前还被罚了65万,要我赔127万,真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庭审结束后,李某某表示他想调解。“我愿意承担律师费,我请求原告谅解。”

谈及家庭,李某某的眼眶湿润了。“我进来时,女儿才一岁多,挺想她的。现在媳妇一个人带着孩子在深圳。我父母都七十多岁了。”

“后悔,在这里面怎么不后悔呢?”李某某坦言,希望自己的遭遇能给商家们提个醒:“一定要合法经营。”

接到法院传票??售假者:饭都吃不好

同一天下午,与十里丰监狱一监区相距十多分钟车程的二监区,带着黑框眼镜的杨某不停翻看手里的证据资料。

淘宝网诉售假卖家杨某案是在十里丰监狱二监区进行的。

庭审是在会见室提审区进行的,淘宝网起诉杨某的理由与起诉李某某一致,唯一不同的是,根据损害程度不同等因素,索赔100万元。

虽承认售假,针对起诉,杨某提出质疑:淘宝网店是他提供的身份证件,找人帮注册的,注册本身不是他完成的。

原告的代理律师提出,即使系他人代为注册,实际上也是被告授权操作的,根据委托代理的相关法律规定,法律后果应由被告承担。

庭审结束后,在调解问题上,杨某沉默良久:“我因法律意识淡薄,走上了犯罪道路,我已经吸取了教训,我愿意道歉,也愿意承担律师费。你们也给我一点机会,索赔这么高,我承担不起。”?

据悉,与李某某、杨某同案的还有两人,目前均已被判刑,淘宝网以售假违约为由已将他们诉至法院,不日或将开庭审理。

售假获刑三年多,监狱里服刑咋又成被告?

杨某的人生转折点发生在2014年。当时,因老婆怀孕,杨某从四川巴中来到浙江台州,投靠在台州打工的父母。拥有大专文凭,学习计算机专业的杨某,发现内存条行业是个赚钱的好门路。

台州警方在杨某租住处查获的假冒品牌内存条。台州警方供图

2014年7月到2016年7月两年时间里,心存侥幸的他,在明明知道是假货的情况下,选择铤而走险,在网上销售假冒“金士顿”、“三星”等商标的内存条达100多万元。

而这些假冒的品牌内存条,近六成是从李某某的网店拿的货。

2006年,李某某从老家湖南新化到深圳求发展。较早就接触网络的李某某在淘宝网上注册会员开店卖货,仅拥有小学文化的他很快赚取第一桶金。几年后,在深圳某电子商场,他开了一家实体店,还雇了三个人帮忙,销售电子配件。

考虑到内存条行业丰厚的利润回报,李某某将手伸向了假货市场。“有客户到我实体店买内存条时,问我能不能把网上链接发给他,我就把标是正品的链接发给了客户。”

线下靠着实体店,线上有网购平台引流,从2014年1月至2016年7月,李某某通过淘宝店铺销售假冒“金士顿”、“三星”等商标的商品,金额高达127万元。

两个素未谋面的网友就这样产生了交集,然而纸包不住火,两人的售假行为最终被识破。

去年5月,台州市椒江区法院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3年9个月,并处罚金65万元;判处杨某有期徒刑3年3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身在铁窗里的李某、杨某没有想到,事情到这里还远远没有结束。2017年11月,淘宝网以其二人违背与淘宝签订的“不能售假”协议,将二人诉至杭州互联网法院,要求索赔并道歉。?

追究刑责又被平台起诉?售假者首次在监狱庭审

4月19日,杭州互联网法院“隔空”审理电商平台诉售假卖家高某某案。

今年4月19日,杭州互联网法院“隔空”审理了首起电商平台诉售假卖家高某某案,电商平台请求赔偿11万元。

而像李某某案、杨某案,售假者被刑事追责后,又被电商平台起诉,且在监狱里庭审,目前在全国尚属首次。

据了解,针对网络平台制售假货行为的打击,目前处罚力度尚不尽人意。

?2017年,根据阿里提供线索进行刑事打击的制售假案件共740件,确认有刑事判决的63例案件中,129人获刑。而被告人从被采取强制措施到宣判的平均办案时长约344天,最终判实刑的有25人,仅占19%。

“从这个角度看,淘宝网诉杨某、李某某案,对其穷尽一切手段追责的目的是警示更多售假商家,使没售假的卖家不要再走上这条路。”阿里巴巴集团高级法务专家张译文表示。

(采写:南都记者刘嫚)

免责声明: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恭喜您评分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您已经评过分了,感谢您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