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发现您是从搜索关键字来到 中国皮革人才网!为了您更方便的访问 www.leatherhr.com,您可以 加入收藏夹 或保存为 桌面快捷方式

莆田高仿鞋?莆田自家产业鞋,一条龙正在飞翔

冲锋号传媒
来源:搜狐体育   2016-12-19  参与互动 | 免费发送到微信免费发送到微信
字号:|

在莆田的制鞋业中,流传着这样一句口号:“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虽然这句话在今天看了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但这无疑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莆田制鞋业的影响力与野心。据悉,如今全球每3双耐克鞋中便有1双是来自莆田的仿款,全市三百万人口中有三十五万人从事着制鞋业相关工作。如今的数据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禹唐无从考证,但莆田的仿鞋在业界却是人尽皆知。

 

鞋子制造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就成为了莆田市的主要产业。“那时候我们的鞋子就出口到东南亚,不过是麻底鞋。”莆田鞋业协会秘书长王德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到1980年代,台湾专做雷宝(中国大陆称锐步)的鞋厂迁移到莆田,开启了莆田的鞋业里程。”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NIKE、ADIDAS等知名运动品牌便开始陆续进入中国市场,因为靠近台湾便于台资制鞋及名牌代工企业的进驻,同时又考虑到成本等因素,因此国际运动鞋品牌的订单就交给了福建、广东等地的工厂。在那时,莆田的几个大型鞋厂也被这些品牌选中,从而成为了它们的代工厂。

在之后的若干年中,REEBOK、PUMA、Kappa、TIMBERLAND等国际品牌相继成为了莆田代工厂的客户,而莆田也随之涌现出了一大批制鞋企业。十年间,运动鞋业在当地GDP中的占比由10%飙升至43%。

然而,随着原材料的水涨船高以及劳动力成本的节节攀升,自90年代起,以NIKE、ADIDAS为代表的企业就逐渐将自己的生产线从中国向印尼、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转移,虽然这样的战略转移给莆田的代工厂带来了很大的危机,但经过多年的运作、积累了丰富制鞋经验并配有完整运动鞋生产线的莆田人逐渐学会了世界顶级运动鞋制造中的每一道工序,考虑到运动鞋低廉的制造成本,因此很多莆田人也动了自己办厂制鞋的脑筋。

为了迎合当时市场较低的购买力以及市场上对于名牌运动鞋的旺盛需求,莆田的高仿鞋业在90年代逐渐发展,但与之后电商兴起给莆田制鞋业带来的强大助力相比,90年代初期莆田的鞋业就略显初级——无论是生产规模,还是销售渠道,都远不能与之后的情况相提并论。

在作为NIKE、ADIDAS的代工厂时期,品牌对自己的产品有着严格的把控,产品严禁私自流出,一律要求运回国外,但总会有部分超出订单数的鞋被留在当地的市场上,这部分鞋被称作“尾单”,于是就有一部分莆田人在电商平台上以低价将“尾单”卖至国外,做起了跨境电商,一时间供不应求。

而在之后,利用电商普及度的迅速提高,电子商务的便捷性与隐秘性为莆田仿鞋提供了很好的保护,而莆田鞋业“物美价廉”的特点,也十分符合网上购物的需求,深深吸引着当时的消费者们。据莆田当地人回忆,当时刚起步的淘宝甚至还专门在莆田开设专点,每周培训莆田人如何做淘宝。

而如今,莆田大大小小的鞋企已经有4000多家,每年生产运动鞋数亿双,年产值高达人民币600多亿元。根据莆田市商务局副局长吴海端的介绍,在莆田市,年产值2000万以上的工厂被称为“有规模”。有规模的鞋厂有402家,总年产值达到400亿以上;没达到规模级的中小鞋厂则有3600多家,年产值近200亿。直接从事鞋业的人有35万,占了这座小城人口的近十分之一。

等级不一的莆田仿鞋

虽然莆田拥有4000多家的鞋厂,但其中拥有自己品牌的鞋厂却只有300多家(部分品牌还有着浓浓的山寨味),绝大多数都做着外贸和代加工。在订单需求并不旺盛的时候,鞋厂也会生产假冒国际名牌运动鞋,莆田人将其称之为“阿冒”(冒牌货的意思)。这些“阿冒”在夜间通过各种非公开渠道流通到全国各地,其中一部分也被堂而皇之地被挂到电商网站上进行售卖,图片放的是真货,消费者拿到手是莆田“阿冒”。

对于一双运动鞋而言,我们可以将其分为专柜公司货、原厂厂货、裁片鞋(原厂拼装鞋)与仿鞋等。虽然同是仿鞋,但一双1:1的仿鞋与普通仿鞋相比,无论是做工、用料还是与正版鞋的相似度上,两者都是云泥之别。就拿最常见的ADIDAS贝壳头而言,市面上就会将其分为真头层、仿头层、真二层、仿二层、太空皮等五种品质。

首先,我们先来看一下莆田仿鞋的基本分级:

1、 普通仿鞋(低仿)

普通仿鞋的质量低劣,在制造上只是简单地将鞋面与鞋里用胶水粘合,如果是网面材料我们甚至可以在网面上看到低仿鞋的胶水透孔,之后再将其与鞋底进行粘合,完工后的低仿鞋出厂价一般在50以内,而进货价则不会高于100,属于地摊货级别。

2、 精仿(高仿)

虽然与普通仿鞋相比,精仿鞋的质量有了一定的提高,款式上也有了一定的讲究,粗看与正版运动鞋相似,但若拿近比较,两者仍有较大的差异。比如正版运动鞋可能用的是皮面,但精仿可能会使用布面或者次一级的材料等。

3、 超A

比起精仿鞋,超A品质的仿鞋质量有了进一步的提高。超A品质的仿鞋会按照正品的款型、材料以及做工来进行制作,因此价格相比精仿鞋也有了一定的提高。但在细节、防伪等方面仍有着不足。

4、 1:1

1:1的高品质仿鞋是莆田仿鞋中的最优质级别。从款式、做工、细节、防伪等方面都几乎与正版运动鞋如出一辙,甚至有些资历尚浅的品牌专柜专员都很难分辨1:1高品质仿鞋与正版鞋的差异,而部分代购者也会将1:1的高品质仿鞋以次充好,作为代购品来进行售卖。

一般而言,莆田仿鞋主要是由工厂批发给一级代理商,并由一级代理商卖给各级经销商,因此网上常见的工厂直销模式在莆田仿鞋界并不适用,毕竟对莆田鞋企而言,每晚的销售量都足以使其维持良好的经营情况,没有必要去探索零售模式。事实上,莆田厂家的竞争大多不在于品质,而在于款式的多少和拿价的高低。

各方对仿鞋的打击力度正越来越大

一双在品牌专柜中上千元的运动鞋,在莆田的出厂价可能只要100-200元,每双莆田仿鞋虽然便宜,但其实也是利润不菲。同时因为莆田的高品质仿鞋很难被普通消费者分辨,因此甚至部分三四线城市中的品牌专柜中也会有一些莆田系的产品,而这,无疑是对品牌自身以及消费者正当权益的一种伤害。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2013年的报道,早在2007年,纽约市警方就从布鲁克林区的两处仓库查获近30万双假NIKE鞋,而美国的打假行动也揭开了整个贩假网络:中国的高仿NIKE鞋通过UPS从纽约运至布法罗、罗切斯特、匹兹堡等十余个城市。美国一名移民海关执行署的官员表示,那批货物的市价超过3100万美元,“想要确认假货来源很困难,报关文件都是假的,但是可能来自莆田附近”。

当莆田被世界冠以“假鞋之都”的称号后,政府的打假行动自然是势在必行。

在莆田拿完货以后在去广州的路上被抓,这是常有之事。“赚了几百万、上千万的,基本上都被抓了。像那种一年赚几十万的,就很平安。”一位莆田当地人谈起这些很兴奋:“打假要是查到你,他说你赚了100万,你要马上承认,要不然他会说你赚了200万,你就要拿200万出来,才能走人。”

从2010年开始,莆田市就下决心整治莆田仿冒运动鞋的产业链。当时莆田市的一个区长就表示:“如果不把假冒伪劣打掉,就把我的区长拿掉。” 2014年3月15日,莆田市工商局把19卡车2万多双“名牌鞋”送进火力电厂焚烧间,以示打假决心。

根据莆田市电子商务办公室主任吴海端的介绍,自2014年以来他们已经逮捕了156人,没收了大约200万双假鞋。相比从前,莆田市如今的仿鞋产业已经收敛了许多。

2011年前后,淘宝因为欺诈问题成为媒体焦点。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马云抛出了莆田,“去看看,你会震撼的,那是黑色产业链,制假基地!”自此,淘宝假鞋电商进入寒冬期,莆田首当其冲。淘宝常年有对莆田IP地址、莆田身份证注册的特殊“关注”,莆田人的网店一批批倒掉,被查封的速度越来越快。

据《2014淘宝联动警方打假报告》显示,2014年淘宝与公安机关展开了紧密的联合行动,共破获18个集群案件,端掉200多个制售假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近400人,清除假货1.3亿件。这其中,有将近90%多是淘宝主动发现,并且第一时间下架和处罚卖家的。报告还表示,将持续利用大数据协助执法机构彻底打击假货源头。而莆田仿鞋自然也是打击的重点对象。

面对着各方的压力,莆田制鞋业的转型自然也是迫在眉睫。

莆田仿鞋业的转型探索

2014年12月,阿里提出要倾斜资源,扶持原创民族品牌,将这些产品通过农村电商和速卖通卖流通到农村和国际市场上去。莆田则成为该战略的第一个试点城市。不过,莆田要想彻底告别制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此期间,也仍会有部分假货涌到线上。

对此,阿里巴巴安全部资深总监倪良曾这样表示:“在这样的高压态势下,我们发现假货还是会有。莆田有很好的生产力,如果那双鞋子没有耐克的logo,没有阿迪的logo,其实可以变得非常正能量。”倪良希望自主品牌的推出,能吸收莆田的产能,“让生产假货的人不生产假货,生产原创品牌也可以有饭吃,甚至可以赚得更多”。

于是,莆田市政府在和阿里巴巴集团沟通交流后决定,双方将通过网站管理和政府管理的结合,让一部分高质量的自创品牌先发展起来,让更多企业找到新的出路和方向,促使更多的制假售假商家主动转型,拓宽自创品牌的分销渠道。在打击假货的同时,也不会断了商家的生存之道。

2015年年初,阿里巴巴集团推出了“中国质造”项目,之后,淘宝在当地政府和电商协会的帮助下,选出了7家最能代表当地制鞋水平的厂商进行“试水”。在淘宝 “中国质造·莆田好鞋”活动上线后,莆田市市长翁玉耀更是亲自为骆驰、玩觅思威琪沃特等4个莆田品牌代言,并表示“国际大牌运动鞋的很多专利其实并不是国外研发创新的,而是在莆田当地研发的……莆田人要用超越国际的标准做出中国好鞋。”

不到4天时间,市长代言好鞋的网络视频播放超过50万次;7款鞋子共卖出近8万双,在第一天更是创下平均4秒卖出一双的纪录,之后,各地经销商打来的联系电话更是不断。其中,思威琪的高帮彩虹帆布鞋4天卖出了1万余双,尤其是其推出的色彩DIY定制款鞋子吸引了1.8万人参与设计并产生了1800多种色彩组合。

在莆田政府和电商协会的共同引导下,当地鞋企的热情也很快被点燃起来。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先后有50多家鞋企向莆田政府和阿里集团提出了转型升级的意向。于是,莆田的制鞋业转型也随之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

结语

与禹唐之前报道的晋江市大力推出自主品牌相比,莆田市的转型速度显然要稍慢一些,然而好在转型的第一步已然迈出,逐渐告别假鞋制造产业的莆田市正力求利用互联网思维,增加产品的科技含量以及个性化元素,塑造自己的品牌,增强莆田制造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虽然目前莆田制造的运动鞋仍以“物美价廉”为标签,假货也还未彻底扫清,但就像阿里巴巴集团中国零售事业群总裁张建锋说的那样,说不准哪天莆田制造的鞋也能以高端著称,卖到千元以上,毕竟这样的案例在淘宝品牌上可不少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皮革人才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恭喜您评分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您已经评过分了,感谢您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