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发现您是从搜索关键字来到 中国皮革人才网!为了您更方便的访问 www.leatherhr.com,您可以 加入收藏夹 或保存为 桌面快捷方式

替代“中国制造” 东南亚还不行

冲锋号传媒
来源:环球网   2014-02-10  参与互动 | 免费发送到微信免费发送到微信
字号:|

图为柬埔寨一家制衣厂

  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而节省出的制造成本,根本无法保持。美国《商业周刊》日前引述在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投资的制造商的话发出这样的感慨。近年来,不少跨国企业为了节省成本,将目光转向工资低廉的东南亚。不过,该地区的制造业也有令人担忧的一面:孟加拉工厂安全事故频频发生,柬埔寨工人要求涨薪带来的示威活动不时爆发,泰国政局新一波的不稳定,都使国际投资者面临挑战。近来,《环球时报》记者走访了越南、柬埔寨、印尼等国的制造业中心,发现这些地区的制造成本,特别是人工成本也在迅速上升。亚洲政商界及多位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整个亚洲民众都在要求自己的权益,想要更高工资和更好工作环境,因此不能单纯从工资水平来看制造成本。英国《金融时报》称,在很长时间内,珠三角等中国地区依然会是“世界工厂”,但整个亚洲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意味着,30年来中国和亚洲为全世界提供价廉物美商品的模式已经结束,未来世界需要为此支付更公允的价格。

  探访柬埔寨制衣业中心

  “希望冲突的两边能够进行谈判,和平解决他们之间的分歧,稳定是很多柬埔寨人的共同愿望”,索庇对记者说。索庇是一名在柬埔寨首都金边自由广场开三轮摩托的司机,他亲历了不久前警察强力驱散广场示威者的事件。从去年12月15日以来,柬埔寨最大的反对党救国党领导人桑兰西发起“天天示威”活动,与反对党联系密切的5家工会组织也发起全国工人罢工活动,要求将工人工资从现在的大约100美元大幅提高到每月160美元。罢工在金边郊区的工业园逐渐演化成暴力冲突,1月3日,一些示威者冲击破坏工厂,并同警方发生冲突,警方随后开枪,导致4人死亡。索庇说,柬埔寨民众确实对收入过低非常不满。“我们都同意,国家需要改革,但是,暴力并不是解决方案。”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来到柬埔寨时,金边市区内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繁华,骑着摩托车的人群、各种品牌的汽车充斥着金边大大小小的道路,旅游景点和大型超市里依然游人如织。不过,当记者从市区出发,开车约1个小时来到遭受冲击最严重的汶盛工业区,感受到的完全是另一种气氛。沿着汶盛路两旁有3家较大的工业园,包括加华工业园、安达工业园、雨康工业园。除了在这3家工业园入驻的上百家企业外,还有其他私营企业建的大大小小的制衣工厂,数量加起来有300家之多,占整个柬埔寨制衣工厂数量的近1/3。

  一进入汶盛路,记者就感受到这里的紧张气氛,黑乎乎的焚烧痕迹、破碎的玻璃、满地的石块,还有聚在工厂门口闲聊的工人,而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军人在附近执勤,既有驻扎在工厂里的,也有在街上巡逻的。

  制衣业是柬埔寨最大的出口行业,该行业雇用了约60万工人;制衣业占柬埔寨出口的八成以上,对GDP的贡献率高达15%-18%。柬埔寨制衣厂商会秘书长卢启建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制衣工厂目前已经有9成工人陆续返回工作岗位,但持续近10天的罢工给柬埔寨制衣、制鞋产业造成2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损失,而罢工和暴力冲突给外商投资信心造成的损害等非直接损失目前尚无法估量。“一些韩国制衣厂商正考虑搬迁到国外,而更多的客户也可能考虑将订单转移到其他国家,这些负面的效应将在未来一两个季度内逐渐显现。”卢启建说。

  进入加华工业园,记者第一眼就看到地上摆着被暴力推倒的大门,园区内一些吃完午饭的工人坐在树荫下闲聊。巨大的黄色厂房上很多窗户玻璃都被砸碎,只能用布料临时遮盖起来。中资制衣厂英方(柬埔寨)制衣公司领导人张定告诉记者,领导工人非法罢工的5家工会,有3家在加华工业园内拥有组织,因此加华工业园成为工潮冲击的首要目标。张定称,他们制衣厂在罢工期间直接的经济损失就达10万美元,由于生产停顿,交货延后可能会带来进一步的损失,但最严重的是由于客户担心柬埔寨安全形势,会取消后续订单。“将给工厂带来30万美元以上的损失。”张定叹息道。

  柬埔寨籍工人恩孔是英方工厂10多年的老工人了,他在工厂担任车间管理员,他的妻子也在制衣厂工作。他对记者表示,像最近发生的大规模罢工和暴力事件还是第一次经历,“我现在每个月的基本工资为190美元,加上加班费每月能拿到300美元,家里有两个正上学的孩子需要供养,我认为罢工并不是理性的行为,用暴力强迫其他工人罢工更是不应该。”恩孔对记者说。

  低工资不等于低成本

  近年来,随着中国劳工成本和生产成本的提高,很多制造商开始转向劳动力相对廉价的东南亚国家。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毕马威的一份报告指出,随着中国平均工资的提高,拥有充足廉价劳动力的柬埔寨、印尼和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将是受益最大的国家。越南、孟加拉国和柬埔寨已经成为亚洲前三大服装出口国。

  与此同时,不仅在柬埔寨,东南亚很多国家的企业也都面临着劳动力成本迅速上升带来的问题,一些国家政治稳定因此面临挑战。泰国政府从2013年1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300泰铢”计划,即工人每日工资不能低于300泰铢(约合60元人民币)。根据记者对泰国罗勇工业园等外国制造企业的走访,加上劳保费、加班费等,在上调工资标准后,企业为每个工人支付的月工资普遍达到8000至1万泰铢,很多依靠廉价劳动力的外国企业叫苦不迭。

  对于制造业从中国向东南亚转移的说法,在越南太平省经营一家纺织企业的曹先生并不认同。他告诉记者:受国内劳动密集型产业竞争日趋激烈,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的影响,不少企业都将生产线转移至东南亚的越南、柬埔寨和印尼等国。”但实际上真正在东南亚国家投资后才知道,“工人低工资并不意味制造成本低”。他说,以纺织业为例,目前国内一线城市纺织厂流水线熟练工人月薪在2800—3000元。在越南海防,月工资水平约合2000元人民币,但员工的工作效率却要比国内低20%左右。

  与此同时,在东南亚,怠工乃至罢工频发造成企业生产秩序常受到干扰。在越南、柬埔寨、印尼等国,工会势力比较强大。为此,不少外资企业往往选择息事宁人或最终妥协以将损失降到最低。蒋彬是越南胡志明市一家中国建材企业老板,他对制造业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说法也不认同。他说目前越南外资劳动密集型企业分布集中且都有大量用工需求,因此越南工人并不怕失业。很多工人在一家企业掌握了熟练技术后,就跳槽到薪资更高、工作环境更好、福利水准更高的企业去。另外,腐败和不透明行政手段催生了高昂的成本外支出更加极大地抵消了劳动力成本优势。越南《劳动法》规定,外资企业每年要以30%的幅度涨工资,这也令很多外资企业不得不考虑投入产出。越南劳动力成本优势正日益受到限制。

  更令投资者担忧的是工人涨薪要求达不到而带来的社会和政治动荡。近几年来,印尼罢工潮不断,要求提高最低工资的呼声越来越高。2012年的工人大罢工迫使雅加达市政府提高最低工资44%。2013年以来,印尼通胀率上升,预计今年将超过10%,政府调高燃油价格44%,土地、电力等价格也有较大幅度上升。2013年11月,印尼工人再度举行全国大罢工,范围波及爪哇、苏门答腊、加里曼丹等20个省,约有300万工人参与。他们要求提高最低工资50%。

  印尼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2010—2013年间,印尼最低工资上升幅度达30%,远超过中国。最低工资的大幅提高给印尼企业,尤其是劳动力相对密集的制造业带来了压力。印尼工商业协会官员阿克巴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近来,印尼土地、燃油、电力、物流价格大幅度上涨,如果劳动力成本再大幅度提高,将导致制造业生产成本上升,削弱印尼企业的竞争力。印尼制造业的主要投资国之一韩国2013年削减了6万当地工人,占其印尼员工总数的10%。

  东南亚短期无法替代中国制造

  印尼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斯瓦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东南亚制造业成本是否会超过中国取决于生产率水平。目前,中国生产率水平和规模经济都优于印尼。在2000—2011年间,印尼工资平均上升5.5%,而生产率仅上升3.4%。同一时期,中国工资平均上升7.2%,但生产率上升了10.1%。单纯的靠廉价劳动力不足以取代中国。

  柬埔寨首相府高级经济顾问梅·卡彦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东南亚经济的发展,工资水平相应提高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加上东南亚很多国家在法律上承认工会的独立性,允许工人通过罢工方式同资方议价,随着东南亚一些国家改革和政治自由化的推动,工人对于工资上涨的要求会越来越高。尽管柬埔寨、越南、缅甸等国同中国相比,劳动力价格的确有很大的竞争优势,但电力等基础设施不完备,更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供应链,劳动力技能和素质也相对低下,这些劣势决定了东南亚很多制造业企业在中短期内仍然无法替代中国制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皮革人才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恭喜您评分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您已经评过分了,感谢您的参与!